新闻资讯  NEWS INFORMATION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暑托班收费高退费难 ...

    暑托班收费高退费难 教学鱼龙混杂

    来源:幼儿教育培训班  发布时间:2016-8-4 17:32:57  
    摘 要: 
     

          据《劳动报》报道,家长是双职工,孩子放暑假没人带怎么办?排满各类课程的暑托班,成为不少家长的选择。不过,记者从市消保委获悉,今年1月至今,上海各级消保组织共收到各类教育培训投诉1401件。仅6月进入暑期以来,相关教育培训类投诉已高达252件。收费高、退费难,成为包括暑托班在内的教育培训机构投诉所暴露的主要问题。幼儿教育培训班

      市场行情

      暑托班孩子越小收费越高

      “周一到周五,从早上9点一直到下午6点。”地址标注为杨浦区国顺东路上某民居内的一家民营教育机构,在58同城网站上发布了相关的暑托班信息。记者根据网络登记信息致电,负责人徐老师向记者披露,这间65平方米的2室民居被改造为2个大教室,暑假期间,报了名的孩子可以从早到晚在这里学习。

      关于暑托班的收费,徐老师坦言,大部分孩子为小学1—3年级的学生,其中以2年级居多,课程以成语、古诗、奥数为主;也有部分家长为“小升初”的学生报名参加暑期补习。收费为“每周一至周五,朝9晚6含午餐,一个月22天总计2000元”,她还表示“如果暑期2个月连着报可减免至总计3500元”。其他如乐高、DIY手工课程,需要另行收费,16个课时费用在1600元。

      “家长上班前送来,下了班再来接,一般没有太大的问题。”这位老师告诉记者。当被问及暑托班的资质,这位徐老师坦言这是一家以公司形式注册的民营教育机构。对于师资来源,她表示有“已经毕业、有教学经验的老师”和部分“尚未毕业的研究生老师”,对任教老师何处就职并未透露。

      记者注意到,在网络平台上,类似的民营机构所发布的暑托班信息不在少数,往往孩子越小收费越高。部分暑托班负责人表示,孩子读到初中以后不太喜欢束缚,暑假期间仍天天被托班管束似乎不大可能,市场上的暑托班主要针对学龄前幼儿的早教、小学生的课业辅导。幼儿教育加盟

      此外,部分英语类教育培训机构,也在暑假期间开办托班课程,以英语拼读、外教口语为主要提高项目。如乐宁少儿英语上海中心给出的报价,3—5岁的学龄前幼儿托班课程,一般暑托3周起、每周一到周五,收费从3680元到4980元。

      投诉案例

      教学质量令家长不满引发纠纷

      就职于沪上一家金融机构的王女士,在一家名叫“美吉姆”的机构报名,为孩子购买了总计课时为60节的早教课程,累计投入近2万元。然而,这家机构履行合同的方式让王女士颇有微词。几番交涉无果后,王女士提出,希望将孩子转到同品牌的张江分部,也被机构拒绝。如今,孩子课程上到一半,“美吉姆”不愿再为孩子安排课程,可谓付了钱却“虎头蛇尾”。

      为什么要花费巨额资金为孩子报名参加课程?王女士说,这是双职工家庭的无奈。由于父母公婆都不在上海,家里无人帮忙照顾孩子,不得不通过托班上课的方式,让孩子有人看管的同时,也能接受教育。

      王女士告诉记者,由于孩子还小,总计60节课程按照小朋友的认知能力分为欢动课、音乐课、艺术课。从起初觉得不错,到她发现教授孩子绘画课程的老师并非专职教师,而仅是助教或实习老师,她提出交涉无果。而后王女士也曾提出让孩子改上音乐课,但却被告知王女士孩子的“课程数”不足,不予排课。

      王女士继而向该教育机构要求公开课程并索要授课清单,却发现机构方面提供的签单中,虽有丈夫的签字,笔迹却并不符合。几番不愉快,王女士希望将孩子转至张江分部,然而被拒绝。王女士向上海市消保委投诉,目前市消保委已介入调查。

      “选择哪个教育机构已耗费许多精力,原本还可将孩子送到价格更低的‘地段班’,之所以花更多的费用也是希望给孩子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和氛围。”王女士还表示,本以为周围的朋友都把孩子往里送,质量应该有所保障。不过,王女士向记者表示,由于夫妇俩上班忙碌起来都自顾不暇,对孩子的教育力不从心。“不管事情最后处理结果如何,孩子还是得送往教育机构接受托班教育和培训。”

      记者从市消保委了解到,在包括暑托班在内的教育培训类投诉中,收费高、退费难是反映最集中的问题。由于资质良莠不齐、实际教学鱼龙混杂,一些教育培训机构往往在合同中隐藏陷阱,收费后拖延开课、随意更换教师、甚至关门溜之大吉的现象也时有发生。

      网上调查

      父母盼有职工子女“暑托班”

      昨天,记者发起了一份网络调查,超94%的受访者为双职工家庭的家长,其中53.45%的受访者孩子仅为0—3岁。有27.59%的家长表示会给孩子报名暑托班,并且从周一到周五让孩子完整学习;有58.62%的受访者则表示会报名暑托班,但会适当报名、不一定让孩子和未放假时一样每天上学;仅有13.79%的受访者表示不会替孩子报名暑托班,愿意让孩子的假期彻底放松。

      对暑托班的价格,48.28%的受访者表示对暑托班的心理价位集中在每月2千元以内,有46.55%的受访家长表示愿每月支付2千元至5千元的费用于孩子的暑托班,仅有5.17%的受访家长表示愿意每月支付5千到1万元的暑托班学费。对于每月万元以上的高金额暑托班,受访者几乎都无参与意愿。

      对于市场上由民营机构开办的暑托班,34.48%的受访者表示放心让孩子暑期就读,有65.52%的受访家长表示并不放心。超9成受访者希望自己所在单位能够有条件开办出爱心暑托班,并表示愿意把子女送到单位开办的职工子女暑托班中,认为这样更安全也更放心。

      专家说法

      如有条件应当鼓励企业开办

      企业为职工解决子女的看护问题,在上海开办幼托所、暑托班等已有先例。记者了解到,今年年初沪上一知名企业就曾斥资在其办公区间,为职工子女开办幼托所,却因相关备案等手续未齐全被长宁区教育部门紧急叫停。目前,该企业仍在为开办出这样一家合法、合规的职工子女幼托所努力。

      “过去,也曾一度有过‘企业办社会’的现象。特别是大型国有企业,承担了包括医疗、教育等一系列的社会义务。但从社会分工上来讲,让企业能够专心致志开办企业,实现企业归企业、社会归社会的‘主辅分离’,实在为企业减负。”劳动法专家、上海《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杂志主编周斌向记者指出,可以说,从法律层面看,对企业是否开办幼托所、暑托班,是否承担起职工子女的托管、教育等,并没有要求和约束。

      周斌指出,对于职工的愿望,企业如果有条件能够实现,也是为职工谋福利的一件好事。“开办暑托班,首先要做到合法、合规,在相关部门的协调下推进,完整相应的开办手续。”周斌表示,其次,在是否不收费、或少收费等价格监管上,如果企业愿意为职工进行补贴、作为一种职工福利,应当被允许。

      “对一部分有条件的企业而言,为职工子女开办暑托班、幼托所,和为职工增加班车服务等一样,属于不列入职工工资总额的企业福利。可以将其列入企业成本开支,企业则能够享受一定政策上的税收优惠。”周斌表示,这也不失为提高凝聚力,为职工解除后顾之忧,实现“双赢”的利好之举。

      “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为职工子女开办合法合规的暑托班、幼托所,是应当被允许和鼓励的。”周斌指出,“为职工谋福利”并不是要回归“企业办社会”的老路,未来企业的整体发展还是应当福利社会化、分工精细化和社会化。

    分享到: 更多
    欢迎关注优智幼教官方微信公众号,了解更多幼儿教育信息!扫描下方二维码
    优智幼教微信二维码
     
     
     
    请别错过1-8岁的“我” 2016-12-8
    谎言,请离孩子远一点 2016-12-7
    幼教改革的热潮 2016-12-6
    培养“会吃”的孩子 2016-12-6
    没有成功体验的幼儿教育不完整 2016-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