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教专题  CHILD EDUCATION

    当前位置: 首页 > 幼教专题 > 家庭式幼儿园,生活式...

    家庭式幼儿园,生活式的创业

    来源:西安创业  发布时间:2016-8-10  
    摘 要: 
     

        北京西隅一个居民小区内的一所家庭式幼儿园里,小朋友们在开心地唱着跳着。这是一场特别策划的亲子活动,幼儿园的创始人隗丽雪说,即便不是正式的公立幼儿园,她还是和这里的老师们一起精心筹划了这样的庆祝活动。这一年,她终于带领她的小幼儿园走出了最初的创业之艰。 西安创业

      毕业于幼师专业的隗老师尽管今年只有24岁,却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师,怀揣创业的梦想。“我理想中的幼儿园就是在小区里面的,三层(楼),十二个教学班。由于各种原因,目前还没有达成目标。我希望未来能够拥有一间自己的,特别大的幼儿园。”

      为了梦想能早日实现,毕业后的六年里,隗老师在六个不同的幼儿园工作,让自己积累丰富的经验。准备充足后,她开始实践自己的创业梦,幼教梦。“开始创业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我的同事、同学几乎都在幼儿园上班,(我)就和同学商量一下各个方面的,包括环境创设、包括制作简章,帮助挺大的。” 西安加盟

      就这样,隗老师的小小家庭式幼儿园在2011年7月开园了。由于是坐落于区民小区里的家庭式幼儿园,主要接收1至3岁的适龄儿童。

      然而创业之路并非一帆风顺。隗老师回忆说:“刚开始创业挺难的。第一个你得先找地方,第二个就是找老师。”

      然而,怎样把招生简章发出去成了她的第一道难题。“有一次发简章的时候被保安轰出来了,追你、把你简章都给抢过来了。当时心里特别气愤,觉得太不容易了。”

      发不出招生简章,打不开知名度,第一年,隗老师只招来了两个孩子。“第一年只有两个老师,两个孩子,托儿费在1300(元)左右,因为我们这个房租很贵,每个月什么也不干,赔钱就陪8000多块。那个时候就不想干下去了。刚要不想干的时候,就开始有家长(来)咨询,勇气又来了,所以打消了这种念头。”

      能坚持到现在,创业伙伴潘老师给予了很大的支持。潘老师原本打算办一个幼儿培训班,但是最终没能办成。一天,她无意中看到隗老师在网上贴的招聘信息,她被隗老师的梦想吸引了。“我挺感动的是她写她想做一个家庭式的幼儿园,希望找一个能跟她一起创业的(伙伴)。我就想来看看她是怎么做的,然后我就留下来一直帮她到现在。虽然她比我小,但很多方便比我有魄力。”

      从两个老师,两个孩子,扩展到今天的五个老师,二十个孩子,初期的艰难历时有一年半。

      区分于那些达到入托年龄的大孩子们,这里的小宝宝们普遍还不会自己吃饭,不会上自己厕所,也不会说话。

      朗朗是一岁半来到隗老师的幼儿园的,现在他已经两岁两个月了。朗朗的妈妈说,当初,在把一岁半的朗朗送来小区的家庭式幼儿园,和送回老家交给爷爷奶奶看管之间,她真是做出了一个艰难的选择。“我一开始也很担心,他不会自己吃饭,然后那边的老师就很轻松地跟你说没关系,我们会喂他;我说他不会自己上厕所,她说那没关系,在家里系尿不湿,在这儿还是可以带上尿不湿;我说他不会说话,她说那也没关系,我们会一直关注着他。我觉得其实这种贴身的抚养,是一对一的那种,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它就像一个传统的家庭一样,虽然妈妈不在,但是妈妈的气息会在。”

      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不把孩子送回老家,交给老人,朗朗妈妈有着自己的顾虑。“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把孩子送回到老家去,但是这个确实对我的影响很大。我会觉得我不是一个好女儿,不是一个好儿媳,因为老人都已经年纪很大了,还要继续帮你独立抚养孩子,我就会觉得内心有点愧疚。但是后来我发现了这个模式之后,我觉得还是可以起到一定补充作用,起码这是我目前能做的最好的选择。”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目前中国的家长们对于3岁以下的宝宝有着大量的送托需要。由于昔日盛行的“托儿所”目前已经很少了,因此不少不能停下工作来抚养孩子,家里老人也不方便照顾孩子的新爸妈们的确遇到了不小的育儿难题。大部分3岁以下的小宝宝们的家长都非常欢迎“家庭式幼儿园”的形式,因为这种方式对于工作繁忙的他们来说帮助很大,比如送托方便,照顾也比较细致周到。

      由于没有严格的班级界限,这里的小朋友们,从一岁多到三岁多,大的带小的,小的追大的,好似一个大家庭的兄弟姐妹。而这里的老师们,虽不是父母,却在一天的24小时里比爸爸妈妈更多地和孩子们待在一起:吃饭一口口喂,裤子拉脏了尿湿了就立刻换洗,教他们基本的规矩和习惯。

      在隗老师心里,所谓“家庭式”,就是要把这里也打造成孩子们的一个家,在这个家里延续妈妈的温暖和关爱,这也是支撑她梦想的源动力。

      让孩子们吃好喝好是老师们最基础的要求。比如隗老师介绍说,仅20个孩子每天一顿午饭的成本就在100元往上,因为他们总是一早上赶去菜市场挑最好的菜买回来给孩子们做饭。“我们给孩子们的伙食都是那种实打实的。往常的印象幼儿园吃的大锅饭都不如家里做的细心,但我们就做到和家里做饭的态度一样,注重细节。”

      细致的照顾是直观的表象。看不到的是隗老师最重视的教育理念,或者说,是她最想教给孩子们的东西,培养他们自己的想法。“让孩子能够发挥自己的想法,并不是按照老师说的去做,遇到一件事,首先让孩子说说自己的想法,根据他们的反应,老师再去一步一步引导。”

      这是个临时性的,托管性的,小区里的家庭式幼儿园,却在客观上弥补了这一块的市场空白,解决了类似朗朗妈妈们的燃眉之需。隗老师说,好多孩子短短地待一段时间就走了,走的时候她也会哭,会很想念他们。“我会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来教育。一个手势、一个眼神,我就能读懂他们想要干什么。” 潘老师说:“我们不能说一对一吧,至少能做到一个老师对三个孩子,能倾听他需要什么,关照他、关注他。”

      改革开放30多年来,对生命的呵护、对生活方式的创新不仅日益成为中国人的生活理念,而且走向了产业化。今天,年轻的隗老师们对创业的渴望,造福的是更多中国百姓的幸福安康,这也是中国的时代特色之一。

    分享到: 更多
    欢迎关注优智幼教官方微信公众号,了解更多幼儿教育信息!扫描下方二维码
    优智幼教微信二维码
     
     
     
    请别错过1-8岁的“我” 2016-12-8
    谎言,请离孩子远一点 2016-12-7
    幼教改革的热潮 2016-12-6
    培养“会吃”的孩子 2016-12-6
    没有成功体验的幼儿教育不完整 2016-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