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教专题  CHILD EDUCATION

    当前位置: 首页 > 幼教专题 > 幼教管理:一棵在幼教...

    幼教管理:一棵在幼教土壤中拔节生长的竹子

    来源:优智幼教  发布时间:2016-11-7  
    摘 要: 她说自己是一棵竹子,长势不喜人,但一直在努力生长;她说自己是一棵竹子,怀揣幼师梦,正经历着长节的痛苦,但永不停歇;她说自己是一棵竹子,挣扎在理想与现实之间,但心系孩子,纵然痛苦也要摒弃恐惧,一往无前!
     

    幼儿教育管理

     

      
      我是一棵生长在幼教土壤里的竹子。

      把自己比作竹子的想法,来源于我的导师写的关于教师专业成长的一段话:竹子如果只是一味地顺利生长,固然很理想,一鼓作气长出十米、二十米,固然很痛快。但其本质是脆弱的。所以每隔二三十厘米就必须要长节,在长节时通常有抵抗感及成长停滞感。生长的猛势停滞下来,致使某种障碍的出现。自己想径直地生长下去,但却必须长节,少儿英语加盟这时候会感到很痛苦,会有一种似乎到达了顶点的感觉。竹子的能量在此时获得积累,其间竹节应时而生。竹节一个一个结成,高度日益增加。那时长成竹节的痛苦,实际上正是竹子无限生长的基础。


      我是一棵竹子,一棵长势不是特别喜人,但一直想要努力生长的竹子。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的“生长”几乎要停滞了,也许,那是因为我正在长节。


      当我还是一棵“竹笋”的时候,我坐在教室里,捧着书本,与大师对话。从夸美纽斯的《母育学校》到卢梭的《爱弥儿》,再到福禄培尔的《人的教育》,研读杜威的“儿童中心论”、蒙台梭利的幼儿教育科学方法以及皮亚杰的认识发生论。自认为读了很多书,幼儿教育加盟也与大师进行了许多场对话,所以,当我抬头仰望学前教育的天空时,内心有无限的憧憬与期待,我觉得自己已经拥有了正确的教育理念,并从生理和心理上读懂了儿童,掌握了科学的育儿方法。对于成为幼儿园老师,我跃跃欲试。


      然而,当我真正踏入幼儿园的那一刻,竟觉得自己的生长快要停滞了。一个自认为与大师对过话的人,却无法与三岁的孩子交流;一个曾经胸有成竹,一说到幼儿教育理论便侃侃而谈的人,此刻却只想做一件事儿,那就是让对面的那群孩子安静下来。束手无策的我看着身边的老师游刃有余地带领着孩子,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小游戏或者一个手势,就能让那些到处乱跑的孩子们乖乖地坐好,孩子们飘忽不定的眼神也在瞬间对焦到老师身上。我想,有些问题也许连高居庙堂之上的大师们都解决不了,而那些在实践中摸爬滚打、踏实肯干,能够把教育理论从书本中引入教室的老师们才是真正的能者。于是,我开始向身边的老师们学习,一步一个脚印。从让孩子学会安静地倾听,到清楚地组织自己的语言,从有效把握活动的时间和节奏到合理安排孩子的一日生活,从投放多种有层次性的游戏材料到创设蕴含丰富教育理念的会说话的环境,从白天到黑夜,从泪水到汗水……


      我似乎在自己并不擅长的领域,从事着并不那么擅长的工作,举步维艰,仿佛受到了某种阻碍。也许,当时的我正如竹子在长节,这第一个节,就叫“把理想照进现实”。


      现在的我是一棵幼竹,每天忙忙碌碌,拼命向上生长。事情总是一件赶着一件,材料总是一堆摞着一堆,我被淹没在繁杂琐碎的事务中,忙得来不及抬头,来不及停下细细思考。偶尔回望,曾经的起点已渐渐模糊,举目远眺,未来也不清晰。书架上那些曾经爱不释手的书籍,不知何时早已蒙上一层灰。作为一棵竹子,竹心空脆、徒有虚“势”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我开始觉得自己的本质脆弱,痛感再次袭来。


      教育是一个缓慢滋养而非强行灌输的过程,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很多时候,孩子就是在老师不经意间的影响下发生改变,获得成长。作为滋养幼儿的土壤,教师的储备应该是丰富的。当我们递给孩子一杯水的时候,我们自己应该有一桶水的储量。这就需要教师用自己的人生智慧、专业能力不断地学习,让自己变得充实和丰盈,甚至需要对我们已经熟悉的教育观念和已经适应的工作模式做出调整。


      其实这些我都知道,可是当自己被繁杂的工作束缚而又无法抽身时,重拾书本来给自己充电就变得异常艰难;当我由于自身经验不足而无法从容应对孩子的各种问题时,“对孩子放手”的教育理念就无法落实到实践中去。我敬佩苏霍姆林斯基能够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我赞同福禄培尔肯定游戏在幼儿发展中的地位和价值的观念;我相信蒙台梭利所说的,儿童的心理具有吸收力。


      我园正在进行“课程游戏化”项目,这让我看到了我们的学前教育已经向着更科学、更尊重儿童的道路上迈进了。可是,我却在恐惧和退缩。因为我深知,把理想引入现实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和代价。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可能意味着要牺牲个人时间和生活;肯定游戏的地位和价值,可能又要挖空心思制作更多、更丰富、更适宜幼儿的玩教具;承认孩子的心理具有吸收力,可能就需要花更多的精力去为孩子创设一个更优美、更适宜、更丰富、更刺激的环境;而“对孩子放手”则对教师随机应变,准确把握教育契机,观察记录等专业技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些,让我不敢再轻易地抱着教育理论侃侃而谈。


      当我处在理想与现实的夹缝中开始犹豫和计较得失的时候,我发现孩子们看我的眼神依旧纯真清澈,毫无保留。他们会在我带了一节糟糕无比的活动课后,依旧欢快无比地跑过来对我说“吴老师,我喜欢你”;他们会仔细地观察我,细致到可以发现我今天戴的是框架眼镜还是隐形眼镜,是梳着辫子还是散着头发。他们的言行总是时不时地触动我的神经,促使我进行反思……我曾经认为教师与幼儿之间的关系只是单方面的付出与接受,可事实证明,孩子其实也是我的老师,我们在互相学习,共同成长。面对这样一群可爱的孩子,我们又如何忍心拒绝让他们变得更好呢?即使我们会越来越累。德国教育家福禄培尔说过,推动摇篮的手,就是推动世界的手。幼儿园老师的手正是这样一双手,因为摇篮里承载着孩子,承载着社会的未来,所以我们总是小心翼翼,我们身负重任,又怎能辜负社会所赋予的期望。


      我从未怀疑教育理论的真实性,可是我却质疑理论的可行性。基于现实的条件,也许我们的教育事业永远无法达到书中所描绘的那般完美,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努力去实现一个并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呢?我带着这个问题去问园长。园长的回答是,大家一起走一条路,浑浑噩噩,没有目标地走是走,为了同一个目标,向着更好的方向走也是走,同样是走路,为什么我们不能走得更有价值、更有意义呢?可以没有真理那般精确,可以没有理论那般完美,但只要每个人都尽自己所能做好一点点,积累起来便是大的进步,这就是我们的希望和走这条路的价值所在。这番话让我信服,也许理论的真正意义并不在于实现,而是引领我们更好地进行实践。我打消了心中的疑虑,拭去了书本封面上积存已久的灰尘,尝试着重新去爱,去相信,去实施,尽管这可能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并伴随着成长带来的阵痛,但这或许是我在长节,这个节的名字叫“让理想引领现实”。


      我愿意是一棵竹子,一棵长势不_T魽_晀穇T是特别喜人,但一直努力生长的竹子,我可能还会长节,还会痛苦,可是我却不再惧怕。

    分享到: 更多
    欢迎关注优智幼教官方微信公众号,了解更多幼儿教育信息!扫描下方二维码
    优智幼教微信二维码
     
     
     
    请别错过1-8岁的“我” 2016-12-8
    谎言,请离孩子远一点 2016-12-7
    幼教改革的热潮 2016-12-6
    培养“会吃”的孩子 2016-12-6
    没有成功体验的幼儿教育不完整 2016-12-5